关灯
护眼

第6章装神弄鬼

    大家等着厉腾发话,他不急不躁地说道:“赵芊羽是可疑,目前证据不足指证她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赵芊羽严重怀疑她听错了,看来水里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眨了眨眼睛直呼:“厉腾,你终于学会说人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亲自收集证据证明她是凶手。”厉腾眼底一片冷色,语气中听得出他有多想赵芊羽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芊羽没听错!厉腾怎么会救她呢?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,火星撞地球。

    “将军,好一个大义灭亲,铁面无私。”知府大人在台上走下来,拍手称好:“把赵芊羽收押牢房,等候发落!”

    门口百姓又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厉腾往门口人群瞪了眼,他们瞬间安静下来。看厉腾打开木盒,拿出那支蛇形梅花钗,空气如同死一般寂静。“河神已选中赵芊羽为妻,她在死难逃。本将军今晚请道士作法超度,赵芊羽在灵堂为管家婆抄经文。等管家婆下葬后,我亲手将她投入河中。”

    蛇形梅花钗是河神选妻的彩礼,哪家人的女儿夜里收到这梅花钗,五天之内必须把女儿打扮成新娘在子时扔到冥河中。

    否则第二天,全家七窍出血而忙。起初,有一户读书人家不信这个邪,第二天邻居去敲门,果然发现这家人全部整整齐齐地十几口人七窍流血而死在水井里。

    现场先是沉默一会,突然有人大喊:“好!将军威武。”底下一群人都跟着大声叫好,有人被选中寄给河神,他们家女儿暂时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卧槽!什么献给河神,无稽之谈。你?凭什么?”听到这句话,赵芊羽气得爆粗了,要是被捆绑丢到河里献给河神,就算她有八条腿,游泳再厉害也死翘翘。

    “凭,我是厉腾!”他特意加重最后两字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好,遵从厉将军的意思。相信厉将军会还百姓公道,本官已将本案上呈朝廷劈柴处。”知府大人的口吻是暂时服软了。

    当日,赵芊羽被押到了管家婆灵堂,陌生的地方,不知前路如何,也不知有何危险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陈家这小别院看着不大环境却竹林环绕,风一吹刷刷作响,夏热天走进来,不觉得热反倒有几分寒冷。

    灵堂的摆设中规中矩,黑色棺木,白色丧条,中间摆放灵牌香炉。

    赵芊羽刚进了内堂,她听见门口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外面敲门?”

    “哪有人在敲门?”陈伯怒道,“别墨迹了,赶紧抄经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咚~耳边又响起一阵敲门声,“厉腾,你没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吗?”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小把戏,别想着逃,我的眼皮底下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!”

    赵芊羽看厉腾的表情不像说谎,难道他也没听到有人敲门,后背瞬间冒冷汗。她隐约察觉竹林里好像有东西,转头一看,恍然间,好像看到一团红烟飘过。

    “好娟秀的字迹,这是你女儿为管家婆抄写的?”赵芊羽看到案上散落着几页经文,墨迹未干,应该的刚抄录不久的。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,说是抄经,倒不见你动笔,一副清闲自在样。”陈伯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赵芊羽女人的第六感——这陈伯有诈。表面上来看,陈伯为爱妻之死鸣冤,但似乎他并不在意管家婆是怎么被害的,只想速速找个凶手。

    赵芊羽咬牙先抄经文,心想:“厉魔头一心想她死,就算他早观察到陈伯不对劲,也选择默不作声。刚刚分明就是有人敲门,那一缕红色烟雾又是谁?一定没有看错,她相信自己的直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