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7章激活武功

    约莫过一炷香的时间,灵堂屋顶上飘着一个白色身影,一缕月光照亮这个影子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原是赵芊羽爬上了屋顶,她雪白脚踝裸露出几个红彤彤的草莓印,一袭白纱裹身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她的身后尾随着另一个大影子,正在靠近她,影影绰绰愈显幽暗。影子伸出了手,在她背后轻轻拍了拍。

    她全身僵住,背后好像有冷飕飕的东西,忽听身后有低微的呼吸声,她快速反手抓住背后那只黑手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装神弄鬼?”,赵芊羽回头对上厉腾一双冰寒眼睛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看着我,小心我废了你双眼。”赵芊羽小声威胁他后,想到她自己爬上屋顶,便解释: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怀疑那陈老头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看你也不太对劲。”厉腾冷声回应。

    被他这一说,赵芊羽忽觉全身发软,站立不住眼看就要掉下屋顶,只好死死地抱着厉腾,像螃蟹一样挂在人家怀里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抱着我,这屋顶就塌了!”厉腾冷漠道,“咦,你,怎么那么烫?”

    “嗯~疼,你别碰我。”厉腾刚碰到赵芊羽后背的伤口,害她好一阵发疼。她摸了把自己额头,非常烫手,应该是背后伤口发炎了。

    “谁!是谁在外面?”屋顶瓦片碰撞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,惊扰了房内的人。

    “陈伯,今晚不知道那里飞来一群乌鸦,太吵了,我们在把它们赶走。”门外士兵回答道,厉腾早已派人层层监视着这宅子。

    所谓的灵牌渗血,实际上是,赵芊羽把红色胭脂融于猪油中再涂抹于灵牌上,遇高温,一点点溶解造成渗血假象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闹市宅院中哪来的成群乌鸦呢?除了厉腾还能是谁有这通天本事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~房内终于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夜阑人静,屋内只有微弱灯光,赵芊羽抽开屋顶瓦片,只见陈伯拿出一套衣服,一套女人的新大红色嫁衣。袖口绣着一个黑色的乌鸦。衣服是大红色的,黑色乌鸦显得尤为突兀,赵芊羽一眼便注意到。

    他脸色煞白,像一面绷紧的鼓皮,“管家婆你也别怪我!要怪就怪你自己给坞国还差点搭上你女儿性命。”

    窗外“嗖一声”,一支疾箭破窗而入,直朝陈伯射来。

    厉腾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地抱着赵芊羽,飞下了屋顶。